The Wounding 02

他做了几次深呼吸,还是在想到说什么之前紧紧地闭上了嘴唇。
“疼吗?”Alonzo忽然说,他轻轻摸了摸Miguel手臂上纹的玫瑰。
“Like a motherfucker.”
“那其他的呢?”
“没那么糟。那里的皮肤太薄了,骨头却很多。感谢上帝,终于纹好的时候我简直想亲那个给我纹身的男人。”
“想让我嫉妒是吗Darling?”Alonzo问,Miguel笑了,吻了他。
他们谈了一会儿Miguel的纹身。他手臂上那个裸体女人纹得不怎么样,他有点后悔,所以他在肩膀上弄了一些旋转的线条来平衡。廉价的垃圾货对抗专业的美丽。他在被捕前几周纹了那朵玫瑰。Miguel说自己不懂花,但他爱玫瑰。他生活的那条街上有个邻...

Moon River (KBK无差)

Moon River
作者:armani (norseblue)
原文地址: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2402432
Summary:Toby watches Chris sleep and wonders.

我想知道你会梦见什么。
我以前认识一个没有左臂的男人,他告诉我,每一个梦里他都拥有两条手臂。他每天早上醒的时候都会发现自己只有一条手臂。他说,那感觉就像是生命的每一天里你都会重新失去你的手臂,一次又一次。
我想,你做梦的时候,可能会梦见自己是自由的。你在过正常人的生活。你很快乐。可每次你醒来,都会再次发现你身处Oz之中。
我用手背抚摸你的脸颊,你轻轻地叹气,叫我...

The Wounding(无授权翻译)01

CP:Miguel Alvarez/Alonzo Torquemada/Miguel Alvarez无差
作者:ama
简介:A relationship told through scars.
原文地址: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1875300

有的人以为Alonzo眼睛上奶白色的光泽是假的——为了让别人感到不舒服而戴的美瞳,就像他穿6.5英尺的高跟鞋,或者亲昵的说话方式(不管他是在跟谁说话,以及到底在谈论什么)。Alonzo喜欢让别人感到不舒服,他也确实这么做了。实际上,他的那只眼睛看不见。那时候他只有五岁。Alonzo坐在旁边,而他喝得烂醉的父母正在争吵,...

Five Ways Peter Schibetta Dealt With His Rape (无授权

Five Ways Peter Schibetta Dealt With His Rape
地址: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288261
作者:cmk418
作者的话;首先声明五个故事都和Peter Schibetta试图积极面对自己被Adebisi强奸一事有关。我认为处理它最好的方法就是让Peter经历“悲伤的五个阶段”。第一个故事是在事故发生不久后的医务室里,第二和第三段故事发生在精神病牢房里,最后两段故事发生在Peter回到Em city之后。

DENIAL否认

有人轻轻的碰了我的额头。我睁开眼睛。妈妈在这,俯视着我。
“怎么了?”我问。我的声音听起来很好笑,...

读书笔记①

《给青年诗人的信》
莱内·马利亚·里尔克
冯至 译
上海译文出版社 2011

艺术品都是源自无穷的寂寞,没有比批评更难望其边境的了。只有爱能够理解它们,把住它们,认识它们的价值。
-
要避免去给那在父母与子女间常演出的戏剧增加材料;这要废去许多子女的力,销蚀许多父母的爱,纵使他们的爱不了解我们;究竟是在爱着、温暖着我们。不要向他们问计,也不要计较了解;但要相信那种为你保存下来像是一份遗产的爱,你要信任这爱中自有力量存在,自有一种幸福,无需脱离这个幸福才能扩大你的世界。
-
爱的要义并不是什么倾心、献身、与第二者结合,它对个人是一种崇高的动力,去成熟,在自身内有所完成,去完成一个世界...

《索尼娅》

索尼娅


塔·托尔斯泰娅


余一中 译


从前有过这么一个人,现在已经不在了。只有名字留了下来:索尼娅。“您记得吗,索尼娅说过……”“这连衣裙就像是索尼娅的……”“你没完没了地擤鼻涕,真像索尼娅……”后来,连说这些话的人也死了,脑子里只留下了如同电话话筒的黑色大嘴里传出的无形的声音的痕迹,或者犹如一件向阳的房间仿佛在半空中像一张明亮的活动相片那样忽然展现在你的面前。在摆着食物的餐桌旁飘荡着一片笑声,似乎连桌布上玻璃花瓶里的风信子也弯起它那蜷曲的红色花瓣在微笑。赶快看呀,趁着这景象还没有消失!都有谁在这儿呀?他们中有你想找的人吗?但是,明亮的房间抖动着暗了

《落叶集》

作者:[俄]瓦·洛扎诺夫
译者:郑体武
出版社:云南人民出版社

爱一个幸福和伟大的祖国并不难,难的是在她弱小,愚蠢,屈辱,甚至有罪的时候,我们依然爱她。难的是在“我们的母亲”喝醉,撒谎,一身罪孽的时候,我们依然离不开她。这样还不够:当她最终死去,被犹太人啃得只剩骨头,谁能在这堆人人唾弃,没人需要的骨头旁“哭泣”,谁才是真正的“俄罗斯人”。会这样的……
P26

要执着于自己的志向,不要左顾右盼。这并不是说要当瞎子。眼睛几乎可以无处不看,但心灵则只能专注于一种东西,永远不能旁骛。
P29

爱即苦痛。无苦痛者亦无爱。
P30

其实,所谓的“思想自由”,无非是“我们不想听”罢了。
民族性对每个民族来说,乃是...

A life of wandering 073+076 无授权翻译

作者:NanakiBH
原地址: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1160077
(无授权)翻译:瓦斯柯夫准尉
概要:歉意对亡者无用。

对亚伯来说,死亡与安眠并无差异。前一分钟他还醒着,下一分钟他便被黑暗所包围,在很久之后他再次睁开眼睛之前,他的知觉会销声匿迹。在死亡中,他不会做梦,他不记得自己上一次真正的睡觉是什么时候,亦不知道做梦是什么感觉。从一开始他就不畏惧死亡,并且从不知道为何要害怕死亡。死亡是暂时的,死亡只能给人带来让人恼怒的不便,除此之外再无其他。
一次,在他经历了重复过无数次的轮回,再次醒来之后,他的记忆里总是浮现出一个特工的脸。那个特工的脸是最后一样他看到...

【原创】Pea Coat 普梅小甜饼

捏造注意!

其实熊还在俄气工作的时候就看过深紫的表演了……虽然看完没多久他就离开俄气了。

By 瓦斯柯夫准尉

德米特里从来没有想过看一次深紫乐队的现场演出这种奢侈的事。他年轻的时候,苏联还未解体,西方的摇滚乐队对于他来说实在是太过于遥远了。而当苏联解体之后,他已经参政,繁复的工作使他无法找到时间去看深紫的演出。即使有时间,他也不能做出这种无视舆论和自己大众形象的事情。
当他得知深紫即将来俄罗斯的时候,他正在处理关于车臣的事,这个地方让他感到疲惫不堪。或许我需要一些放松,德米特里想,他现在已经是一国总统,拥有的权利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多,或许他可以自己决定一些事。
他打了个电话给自己的私人助理,让对...

© Мертвый ястре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