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ve Ways Peter Schibetta Dealt With His Rape (无授权

Five Ways Peter Schibetta Dealt With His Rape
地址: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288261
作者:cmk418
作者的话;首先声明五个故事都和Peter Schibetta试图积极面对自己被Adebisi强奸一事有关。我认为处理它最好的方法就是让Peter经历“悲伤的五个阶段”。第一个故事是在事故发生不久后的医务室里,第二和第三段故事发生在精神病牢房里,最后两段故事发生在Peter回到Em city之后。

DENIAL否认

有人轻轻的碰了我的额头。我睁开眼睛。妈妈在这,俯视着我。
“怎么了?”我问。我的声音听起来很好笑,就像是另外一个人在说话似的。
“你受伤了,Petey。”
我现在想起来了。我为了追一个球跑到了路上。我听见刹车尖锐的声音,但我反应太慢了。我感到撞击的力量,然后就什么都没有了,直到我感觉妈妈的手正在轻轻梳理我的头发。
“很严重吗?”
我抬头看我看的妈妈。她在哭。我找到了她的手,然后抓住了她的手。我不能让她知道她哭泣的样子吓到了我。在这里,我必须坚强。
“会没事的,我会没事的。”我不断重复这句话,直到我自己相信。

ANGER愤怒

有时候药效过了,那种麻木就会消失。一开始很轻微,就像厨房里一个火炉漏气了,在药效的影响下发出轻微的嘶嘶声,我对这个世界——我的世界的恨被点燃了。我想放火烧了这个世界,我想报复那些使我陷入这种处境的人。我是那么想伤害他们,以至于我甚至吓到了我自己。
我看见Adebisi。我想象自己用厨房里我能找到的最大的岛切断他的屌,然后把它切成细碎的一块块。我想象他看着我,而我把他切碎了,就在厨房那个地方,那个他对我……
我想象自己杀死了他,把刀子捅进他的心,捅得那样深,以至于从他身体的另一边露出了刀尖。即使是那样,我也不满足。
我看见Pancamo,我信任的朋友。哈!自从被下毒之后他就一直寻找着跟我作对的机会。他把自己当作领袖,而不是我,否则他会为了保护我做更多的事。至少为了对我父亲的尊重……愿他安息,Chuckie应该为了保护我做更多的事。做打手。可现在,所有人都跟着他,留我一人在这里被遗忘。
我看见典狱长。他找到了管理我们的方法并不意味着他能忽视一切的发生。有人曾被调查过吗?Adebisi有因为他的所作所为而被惩罚吗?我应该说的,我应该告诉他发生了什么。他知道发生了什么。他们都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是没有一个吊做过什么。我恨Leo Glynn,我恨他管理的整个他妈的该死的系统。
我看见父亲。那个领我学会做生意的男人。那个让我进监狱的男人。那个被杀以后强迫我向Adebisi复仇的男人。那个应该为我整个一团糟的人生负责的男人。Adebisi的声音在我的脑子里,不停叫我“小Nino”。这跟爸爸有关系,这让他成为这件事里的一部分。如果不是为了他的话我永远也不会成为目标。
还有,对,有的时候我看见我自己。我想,“如果我能动得再快点,那么就什么也不会发生。”我后悔我当初退缩了,我没在我走进那个地方的时候杀死Adebisi还有那个该死的小偷小摸的O'Reily。如果我做到了,那么一切都会变好的。
我摁下了“Call”按钮,希望护士能尽快多给我一些药。真有趣不是吗?刚刚我想花费一生去复仇,而此时此刻我什么都无法忍受。

BARGAINING讨价还价

一开始的时候,我没准备好。我承认,我有点被吓到了。不是每一个人都知道怎么去面对一个死人的,但是我已经控制好自己了。一切只是准没准备好的问题。

我不会祈祷。在我还是个孩子的时候我就不祈祷了。所以我不会有Pete修女写在笔记本或其他什么鬼东西上的“悲伤的三个阶段”。我跟那些我必须得服从的帮派里的混蛋不一样。让他们去找神吧。我有其他的选择。

我吃了那颗蓝色的药片,那是他们一周前停止给我提供这玩意之后我存下来的。这是最后一片了。这小小的蓝色药品能用那些不会写在医学书上的东西帮助我。它帮助我重新获得我在这世界上的立足之地。

我闭上了眼睛,就一会儿。我专注于呼吸,感受那药品渐渐起效。我什么都感觉到了。我感觉到我不是独自一人。我睁开了眼睛。

那个人懒洋洋的坐在床旁边的椅子上,他不是我所期望的那个人。Dino Ortolani面对着我,看起来就像他活的时候一样令人害怕。“你他妈想干什么?”
“我父亲呢?”我有点沮丧。我以为爸爸可以再见我最后一次的。
Dino耸了耸肩,“他派我来的。”
可能我在这些幻影面前没我想象的那样有控制力。我真的不希望Dino在这儿。他总是表现得像个手握大权的人,但实际上他什么也不是,他不过是个马仔,努力的抓住爸爸的燕尾服下摆想攀得更高些。
“然后我成功了,”Dino说,他能读我的心。
我真的应该搞定这些吗?对,对的,我应该。我深呼吸,然后说“我需要问你。”
“我不能给你找个新屁股,Petey。”
如果不是他已经死了,我一定会杀了他。殴打他直到他那种逐渐散发的自鸣得意的笑从他的脸上消失。
“怎么?”Dino问。
“我很快就要回到Em City了。我想回去。你知道怎么能快点回去吗?我什么都能做。”
Dino看起来像是想了一会,然后摇了摇头。“你不能消除那些已经发生的事。你被操了,Petey。这就是事情发展的规律。”
愤怒在我的心中筑起高墙,挣扎着想要爆发。我要冷静。如果我没法冷静,我就会被困在这里更久。“首先,我什么都没做。我被打晕了。我没意识了。你觉得如果我是清醒的话我会让这一切发生吗?操他妈的Pancamo根本没用,又没有人保护我的后背。我别无选择。我会杀了所以对此有疑义的人。”
“不管怎么说,你被操了,你现在一团糟。这就是事实。”
“操你的,Dino。”他不过是个鬼魂,是幻觉。他不能伤害我的。他只能……
消失。他确实消失了。我依然,一如既往,只能靠自己。
但我知道,我只需要做一件大事就能让他们再次注意到我。我所有需要做的就是等待那时机自己送上门来。我要回到Em City了。机会很快就会到来。

DEPRESSION抑郁

我做不到。这太难了。三年里我第一次走进厨房,即使一切都是新的截然不同的,它还是厨房。记忆如潮水般涌来。我马上就走出去了,呕吐。这进展太快了。要做的事太多了。
今天,我什么都做不好,甚至在厨房里的工作。我的手抖的太过分了,以至于我总是弄掉东西。因为我不小心把炒蛋弄洒了然后掉到了他的靴子上,Bikers里有个人想把我拖出工作台。Pancamo阻止了这一切。谢谢,Chuckie。但这太少了,太晚了。
我不再对任何人说话了,甚至是西西里人。我只是坐着,然后等待。这里的人都知道我曾被关在精神病牢房里一年。当我推着餐车在走廊里走的时候,我可以听到他们在低声议论我。单独监禁室里的人宠着栏杆喊,“疯子来了。”这群傻屌不该说话。他们一直都比我更疯狂。
Pete修女希望我去参加治疗小组,她觉得那会让我变好。跟一群娘炮傻逼坐在一个屋里听一大堆心理学狗屁。Peter Schibetta,贱货之王,我。
看看我吧,想想带领一群婊子的感觉。想到我现在只能带领这些人真是叫我难过。而且他们也不想要我。没人想要我。
没有什么话能让我解释我的处境。
没有什么能让我父亲以我为荣。
没有。

ACCEPTANCE接受

【我被强奸了。而这已经过去了。我不会逃避。我要积极向前。我要搞定现在的局势然后让自己变得更强。我可以自己解决任何问题。】
这是我的咒语。我每天晚上睡前和每天早上起来的时候都会对自己说一次,而在早上的点名和晚上的熄灯之中的时间里,我还会说上很多次。
【我被强奸了。而这已经过去了。】
我全身心投入在工作中。你可以不信,但我又开始喜欢厨房工作了。人们真的因为食物而称赞我。那是因为我懂规矩。即使在屎一样的监狱预算之下好的秘方也能改变一切。其他在餐厅工作的人都不在乎我们拿到了什么,如果能让他们轻松点,那么他们就会愿意每天只做速冻鸡块。
【我不会退缩。】
我有很多好点子,不仅仅是厨房工作上的好点子,还有我们西西里人的事业。他们还不知道,但我有计划,大计划,能搞定雅利安人。我要让他们看见西西里人是一股需要重新估量的力量。只要我做到了这些,那些狗屎就会过去了。我会成为强者。我能自己做到的,不需要他人的帮助。他们会知道Peter Schibetta现在重新手握大权了。
【我会积极向前。】
我只需要注意好一些基础工作的问题。有个烤面包机放在修理室已经两周了,我得去把它拿过来。我真希望我能找个信任的工人去把它拿过来,但要是我让他们离开工作,他们就会消失,然后他们回来的时候午餐时间就已经结束了。我不在乎,有的时候出去走一小会也不错。
【我要搞定现在的局势然后让自己变得更强。】
走在去修理室的路上的时候,我感受到了点什么。乐观。过去三年里,我第一次感受到一切都在变好。
【我可以自己解决任何问题。】

----------------------------------------------

DENIAL否认

有人轻轻的碰了我的额头。我睁开眼睛。妈妈在这,俯视着我。

评论
热度(4)

© Мертвый ястре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