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叶集》

作者:[俄]瓦·洛扎诺夫
译者:郑体武
出版社:云南人民出版社

爱一个幸福和伟大的祖国并不难,难的是在她弱小,愚蠢,屈辱,甚至有罪的时候,我们依然爱她。难的是在“我们的母亲”喝醉,撒谎,一身罪孽的时候,我们依然离不开她。这样还不够:当她最终死去,被犹太人啃得只剩骨头,谁能在这堆人人唾弃,没人需要的骨头旁“哭泣”,谁才是真正的“俄罗斯人”。会这样的……
P26

要执着于自己的志向,不要左顾右盼。这并不是说要当瞎子。眼睛几乎可以无处不看,但心灵则只能专注于一种东西,永远不能旁骛。
P29

爱即苦痛。无苦痛者亦无爱。
P30

其实,所谓的“思想自由”,无非是“我们不想听”罢了。
民族性对每个民族来说,乃是宿命,命运;它甚至可能是阴暗的。命运在它的力量中。
P71

多神教,经过锻压,锻压到“极限”,到失去一些形态,成为铸造品,这便是犹太教。然后再继续锻压,锻压到只有气味,没有物质,变成“0”,这便是基督教。如此,可以把全部宗教看成“同一发展过程”,没有矛盾,没有对立的运动,就像对物质的逐级锻压,锻压到“金属的密度”,到“只有一团气体”。
P63-64

生活中,一生中,最使我震惊的是什么?
不高尚。
和高尚。
还有:高尚总是处于屈辱之中。
卑鄙差不多永远春风得意,左右逢源。侮辱性的卑鄙。
P66

要有一个让你为之心痛的人。这是够奇怪的,可不这样生活就会空虚。
P84

对旧的东西的尊重应该是虔诚的,而非疯狂的。
P86

只有根植于旧的土壤,才能长出参天大树。
P87

成长的过程就是脱离的过程。要脱离的正是父母。孩子好比树干上的树枝,难道树枝不是每天都在逐渐远离树干——就它的“绿叶”,它的“枝头”而言?这“绿叶”和“枝头”中,蕴含着它的思想,它的心灵。人,孩子,家庭也是这样。命运。与生俱来的命运。你流泪也好,不流泪也罢,这些都无法改变。
P99

人生亦尘土,死亦尘土。
P108

只有痛苦能为我们展示伟大和神圣。
痛苦之前是美,是善,甚至是大;但永远不是伟大,不是神圣。
P125

我们为爱而生。
成就不了爱,我们就会在这个世界上忍受煎熬。
成就不了爱,我们就会在那个世界里受到惩罚。
P126

(评价陀思妥耶夫斯基)“明天”的预言家和“久远过去”的歌者。
P131

欧洲文明将死于恻隐之心。
正如希腊毁于哲人(诡辩家),罗马毁于寄生虫(贵族派桌边的食客)。
欧洲文明的毁灭机制表现在对形形色色的下流和暴行斗争无力;到最后罪恶将毁灭世界。
请注意,一切善良、淳朴、安宁和仁慈的东西现在已经开始受到排斥、嘲笑、歧视和凌辱了。他杀了八十岁的祖母和她八岁的孙女。没有一个人挺身而出。“不感兴趣”。忽然出现——“穿呢大衣的小市民”(《罪与罚》)举刀刺向那些人的脸。大家全都跳上车,逃之夭夭;“他侮辱了人的尊严”,他“做了不文明的事”。
由此看来,“毁灭”不是因为恻隐之心,而是因为假恻隐之心……现正处于撕裂之中……文明将毁灭于是非颠倒,善恶不分,毁灭于对作为道德核心的,“与生俱来”的基本美德的歪曲……在古希腊这是智慧,在古罗马这是君权,在基督徒这是爱。“人道”(社会的和文学的)就是一种冰冷的爱。
请看:冰凌在冬日的阳光下闪闪发光,好像钻石。
就是这些“钻石”毁灭了一切。
P132-133

文明不在街上,文明在心中。
那里是它的根。
P137

没有肉体的快感便没有精神的和谐。肉体是精神的源头,是精神的根本。而精神是肉体的气味。
P138

廉价的书不是文化。书应该是昂贵的。这不是伏特加。
书应该避开每一个对其价钱皱眉头的人。“走开,”它应该对他说,同时,朝角落里的报摊点点头,补充道,“去买报纸吧。”
书应该是高傲的,独立的,自由的。为此,它首先应该是昂贵的。
P141

因家会让对之不恭对之不爱者粉身碎骨。
国家就是力量。这是它主要的特征。
因此,国家唯一的罪过就是它的软弱无能。“软弱的国家”——自相矛盾。所以,“软弱的国家”已经不是国家,而只是——名存实亡。
P141

官僚之所以搞不出什么方案,拿不出什么设想,提不出什么新东西,甚至只会“禁止”一切,是因为他们“以小人物为对象”。
“别指望人能有大的作为。只能指望他做点微不足道的小事。”所谓官僚,其实就是一个“要求不高”的群体。
P146

谁不懂得痛苦,谁就不懂得宗教。
P205


评论
热度(5)

© Мертвый ястреб | Powered by LOFTER